欢迎 Bologna

博洛尼亚的数字秘密

         就像是一本数学书的章节一样,博洛尼亚老城区的建筑都是按照严格的几何学建造的,里面暗藏了许多公式和历史。

         纪念建筑物、教堂和柱廊这些建筑本身无论时代变迁都始终守护着建设它们的人和曾经在里面生活过的人的历史。

         在老城区的漫步最终可能变成对数字、公式的阅读理解。

 

撰文:Emanuela Ciotti

Cassini的子午线

Cassini的子午线

1655年Giovanni Domenico Cassini在圣彼得罗尼奥大教堂的地板上设计了世界最长的子午线:长度相当于地球子午线的六十万分之一。通过一片椭圆形的亮光区可以读取时间,因为不同时间这片亮光区直射到子午线的位置不同。为了定位可以让光线直射进来的位置,Cassini在设计之初做了十分严密的计算。

古代度量衡

古代度量衡

在市政厅大楼的底部有一处大理石石碑,上面记载了博洛尼亚古时候使用的度量衡单位:尺,大约相当于38cm;竿,等于10尺;臂,长约64cm;最大的单位是两臂。旁边还有作为大小标准的砖和瓦模型。这些测量技术和方法在几个世纪中都是数学发展最大的助力。当博洛尼亚逐渐发展壮大建立了市政府之后,人们把这些度量衡作为了效率、技术、透明和诚实的标准。石碑同时也记录了以前在市政府大楼附近的市场情况。

神奇的声现象

神奇的声现象

波德斯塔宫下面的拱顶曾经是商人、工匠聚集的地方,也是处决死刑犯的刑场。这个地方更以奇特的声现象为人所知:若两人分别站在拱顶下面四角的对角位置朝着墙说话,可以互相听到对方。拱顶的椭圆结构造成了这种特殊的传声现象。

圣斯特凡诺大教堂的数字命理学

圣斯特凡诺大教堂的数字命理学

圣斯特凡诺大教堂是多座宗教建筑聚合一起的建筑群,尽管每一座建筑的建设时间都不同,最后的效果却十分和谐。圣斯特凡诺大教堂常常被人们称为“七教堂”,这个数字不仅仅代表着教堂的数量,根据中世纪早期的数字命理学,还体现了宗教神圣的象征意义。这个七还可以在教堂里面的很多建筑元素和装饰几何特点中常常见到,Pilato庭院墙上刻着的与圆形相切的六角和七角星。

地球自转的证明

地球自转的证明

阿西内利塔建于1109到1119年之间,象征着阿西内利家族的荣光,但是很快就成了市政府的财产。伫立在Via Emilia古道门户上的阿西内利塔,承担着防御和监视功能。1791年这座塔成为了一个著名科学实验的研究对象,物理学家Giovanni Battista Guglielmini(1763-1817)从塔上抛下一个重物,发现掉落地点比起垂直线偏离了17毫米:这是首次直接证明地球自转的实验,比起后来声名大噪的让·傅科自转实验早了50多年。

MAMbo博洛尼亚现代艺术博物馆

MAMbo博洛尼亚现代艺术博物馆

MAMbo博洛尼亚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地址曾经一座面包坊,现在是在艺术工厂的中心位置。博物馆的永久馆藏现在分成了9个主题区域,记录了从20世纪中期至今艺术实践中最具创新的方面。“1968 II新前景”展厅是动态艺术主题,主要记述了意大利从60年代初开始的运动和世界科学范围内对于意大利的影响。Grazia Varisco的作品“Schema luminoso variabile R.Y. Vod”展示了对于视觉感知作用过程的持续研究,其中一盏霓虹灯通过两片重叠的网屏(一片网屏被机械带动旋转)绘制出了一个不断变化的图案。

博洛尼亚宽面条的宽度

博洛尼亚宽面条的宽度

从14世纪末到18世纪末博洛尼亚商会大厦一直是商人法庭。从1797年的拿破仑侵占开始,成为商会地址。1972年商会大厦里面收藏了一条博洛尼亚宽面条的黄金模型,宽度相当于阿西内利塔高度的1/12270:这是国际上通用的博洛尼亚宽面条宽度标准。

一座科学塔

一座科学塔

这是一座与博洛尼亚其他塔都不同的塔,更像是一个科学工厂。将近200年的时间,天文学家在这里观察到了星星和其他天文现象、进行了计算和科学理论研究。Giovanni Guglielmini也在这里进行了证明地球自转的实验。这座塔建于1712到1725、1726年之间的波吉宫。波吉宫现在是博洛尼亚大学校址和科学历史博物馆馆址。
天体大厅保留着浑仪、地球仪、天文学的器械和教学仪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