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Bologna

卡尔特纪念公墓

伊特鲁里亚墓地·卡尔特修道院

公墓:用两千多年的历史和艺术讲述城市的故事

         公墓建于1801年,它重新使用了从1334年开始到1796年拿破仑下台时期建造的卡尔特修道院的建筑结构。圣吉罗拉摩 (S. Girolamo)教堂是修道院已失去的财富的见证,墙壁上有描绘基督生命的画作,其主要由十七世纪中叶博洛尼亚的画家所作。

         墓地中心的第三庭院 (Chiostro Terzo) 是博洛尼亚新古典文化的真实写照,人们在这里坟墓上的最初的画作上又添加了用石灰和填料绘制的作品,从十九世纪中叶以来,又增加了大理石和青铜的作品。几个世纪以来墓地整体都表现了城市古老的建筑风格,从凉廊,庭院,到拱廊和大厅都有逐渐变宽阔的特点并且十分有纪念性。在其内部保存着巨大的画作和雕塑宝藏,这些艺术作品都是由博洛尼亚最优秀的艺术家完成的,并且见证了城市的历史文化进程。在考古博物馆,人们可以欣赏到从1869年到1873年大部分的伊特鲁里亚坟墓,其中包括了公元前六世纪的杰作:

        著名的卡尔特会 (Certosa) 的桶装容器。该墓地里安葬着一些本地甚至是整个意大利重要的历史人物,其中包括统计学家马克·珉盖递 (Marco Minghetti) 、画家乔治·莫兰迪 (Giorgio Morandi) 、布鲁诺·撒诶地 (Bruno Saetti)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约苏亚·卡尔杜齐 (Giosue Carducci)、 作家理查德·巴凯利 (Riccardo Bacchelli) 、被称作法里内利 (Farinelli) 的歌剧演唱家卡罗·布罗斯基 (Carlo Broschi) 、作曲家奥托里诺·雷斯匹基 (Ottorino Respighi) 、歌手卢西奥·达拉 (Lucio Dalla) 、玛莎拉蒂公司、杜卡迪公司以及扎尼凯利 (Zanichelli) 出版社的创始人的坟墓。整个十九世纪,卡尔特会 (Certosa) 公墓都是来博洛尼亚参观者的必游之地,其中包括拜伦、狄更斯、西奥多·卡鲁扎,他们都在参观墓地后留下了字迹。

资料来源:市立复兴博物馆卡尔特公墓网站                                                                                    

卡尔特纪念公墓

卡尔特纪念公墓

卡尔特纪念公墓是欧洲最古老的墓地之一,在世界范围内都极具重要性的历史地点。在这里可以看到19和20世纪的雕塑和建筑。

十九世纪的核心:从拿破仑时期到意大利统一

十九世纪的核心:从拿破仑时期到意大利统一

在第三庭院拱门下的带绘画涂灰泥的坟墓在欧洲是空前的,在这儿人们可以欣赏文森佐维拉 (Vincenzo Vela) 的著名的作品《荒凉》,这个美丽的大理石雕作品表现了复兴时期的政治价值观。雕塑家贾科莫德马里亚 (Giacomo De Maria), 约翰尼·布迪 (Giovanni Putti) 和秦秦那都·巴鲁滋 (Cincinnato Baruzzi) 的许多杰作装饰着墓地,其中还有代表那不勒斯国王鸠阿基诺·穆拉特 (Gioacchino Murat) 的宏伟的大理石雕。在马尔维奇·安杰雷利(Malvezzi Angelelli)纪念碑上,有一组同样雄伟的雕刻了拿破仑妹妹艾丽萨·波拿巴 (Elisa Bonaparte) 的雕像,该雕像是由雕塑家洛伦佐·巴拉托里尼 (Lorenzo Bartolini) 雕刻而成的。卡尔罗摩纳里 (Carlo Monari),萨尔维诺·萨尔维尼 (Salvino Salvini)艾瑞克·巴尔贝利(Enrico Barberi) 和蒂亚戈·萨尔提 (Diego Sarti) 在天使走廊和第七庭院中放置了他们的大理石雕作品,这些作品生动的体现了真实主义,但也受到了十九世纪末颓废主义文化的干扰及影响。墓地建筑的完成归功于意大利和博洛尼亚不同的建筑师,使人们在公墓行走时就像在市中心行走的市民一样,总是可以走在长廊之下。

二十世纪

二十世纪

 十九世纪末卡尔特会 (Certosa) 公墓见证了建筑和城市规划的变化,所有的庭院和大厅都围绕着广阔的第六庭院。该庭院与更古老的区域相比仍奢华许多。在这些空间,也放置了一些有马赛克和熟铁装饰的大理石以及青铜器雕塑的作品和小教堂,这些作品和小教堂还被用作为墓碑的碑冠和小资产阶级的雕像。漫步于公墓中,可以欣赏到从真实主义到自由主义不同风格的古迹,甚至可以欣赏到二十年代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古迹。朱赛贝·罗马尼奥利 (Giuseppe Romagnoli) 的阿尔贝尔托尼 (Albertoni) 地窖和帕斯夸利·里佐利 (Pasquale Rizzoli) 的马尼阿尼 (Magnani) 地窖是意大利解放运动最好的例子。而甘恰 (Gancia)、其拉里奥 (Cillario) 和塔龙 (Talon) 小教堂不但体现了历史循环论,也体现了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和中世纪工艺技术的恢复。阿方索·波尔给萨尼 (Alfonso Borghesani) 的作品仿佛是一个丰富的样品册,其作品通常受德克 (Deco) 风格的影响。

摄影M. Daviddi

墓地中的墓地

墓地中的墓地

在卡尔特会 (Certosa) 墓地西北部有一些庭院和场地,市政府规定将这一块用来埋葬信奉不同宗教或拥有不同信仰的人们。入口的正对面是福音派庭院,在这里安息着圣公会和新教的成员。福音派庭院前方不远处是第一座火葬祭坛的建筑物,它坐落在大厅和齐内拉料 (cinerario) 庭院旁边。

自1869年起保留给犹太人的三块场地,作为在博洛尼亚当地犹太社区的见证,规模虽小却十分重要。除了一些简单的反应宗教准则的纪念物之外,人们还可以看到很多宏伟的纪念性建筑古迹,有些古迹还有绘画装饰,这些都象征了在十九世纪末人们实现了公民和宗教的权利后,整个意大利社会的公共财产。

公共古迹

公共古迹

 相较于意大利的其他墓地而言,卡尔特会 (Certosa) 墓地拥有数量更多的古迹,用来纪念当地和国家的一些历史事件。这是由于在雅克宾时代,墓地创始人的意愿是使这里成为一个以纪念公民贡献为主、王朝贵族家族贡献为辅的地方,以此给后人树立榜样。在这个宗旨下,便有了赫赫有名的建筑于1828年的博洛尼亚万神庙,现在作为告别大厅使用或者用于其他宗教仪式,万神庙在2008年由艺术家佛拉维奥·法维利 (Flavio Favelli) 完成修复。值得一提的是雕塑家卡罗摩纳里 (Carlo Monari) 为独立英雄纪念碑雕刻的巨型咆哮的狮子,这些石狮子仿佛是陵殿景区关闭后的看守。有着不同的视觉冲击力的是一些巨大的纪念碑,它们建于1932年,是为了纪念在法西斯主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牺牲的烈士而建造的,并于次年放入第六庭院中心,为了更加强调其明确的政治宣传意愿,公墓特意将意大利复兴运动的烈士:神父乌戈·巴系 (Ugo Bassi) 以及演唱“统一意大利”的歌唱家约苏亚·卡尔杜齐 (Giosue Carducci) 的遗体迁入此地。在医院区域的中心,可以看到二十世纪中期理性主义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之一:陷落游击队的骨库纪念碑。这座骨库纪念碑由米兰建筑师皮耶罗·博托尼 (Piero Bottoni) 设计,他不但运用了很多雕塑,而且完美地将这些雕塑放置在意大利解放运动时期博洛尼亚市市长朱赛贝·都匝 (Giuseppe Dozza) 的石棺入口。